外盘头条:通用电气被指会计欺诈 股价暴跌11.4%

2、数十年一见避险潮席卷市场 美债黄金日元疯涨
  3、鲍威尔料将准备好再次降息 尽管美国消费支出仍强劲
  4、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 10年期跌至三年低点
  5、特朗普众叛亲离?白宫内部只有一个人和他意见一致
  6、贫富差距扩大 美企业CEO薪酬平均为普通员工的278倍
  通用电气被指会计欺诈 股价暴跌11.4%
  通用电气股价周四创出2008年以来最大跌幅,之前一位知名专家与一个卖空方合作,指出该公司“会计欺诈”,掩盖了巨额债务。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表示,这些说法“纯粹是操纵市场”。
  在麦道夫(Bernie Madoff)欺诈行为曝光之前就对其提出疑虑的Harry Markopolos说,通用电气需要立即增加185亿美元的现金保险准备金,当新的会计规则生效时,该公司还需要另外105亿美元的额外非现金支出。Markopolos表示,通用电气还隐藏了持有油田服务公司贝克休斯股票的超过90亿美元损失。
  “这些迫在眉睫的损失将摧毁通用电气的资产负债表,负债比率,甚至可能令其违反债务契约,”Markopolos周四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他说,通用电气的现金状况比2018年向监管机构提交的年度报告中所披露的“要糟糕得多”。
  在出现多年的战略失误并且股价大跌之后,这些指控使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重新赢得投资者信任的努力变得复杂化。自从10月掌舵通用电气以来,他一直寻求降低金融业务的风险,修复电力设备部门,并且止住在截至12月31日的两年期间导致通用电气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美元的源源不断的坏消息。
  数十年一见避险潮席卷市场 美债黄金日元疯涨
  美国银行称,美国国债、黄金和日元合计出现大涨的次数至少是1990年以来最多。这波避险热潮在本周创下新的里程碑–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破2%。
  “过去三十年来,投资者从未像现在这样担心未来的情况,”美国银行Stefano Pascale领导的策略师在8月13日报告中写道。
  在流动性清淡的情况下,亮起红灯的经济衰退信号,和令人失望的数据,在本月将市场推向了避风港。今年以来黄金价格上涨大约18%,日元在G-10货币中领涨。
  美国银行的指标衡量了一篮子传统避险资产在九个月滚动期的极端走势。
  鲍威尔料将准备好再次降息 尽管美国消费支出仍强劲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能会在下个月再次降息,作为对全球经济放缓的预防式举措,尽管最新公布的数据支持他对美国经济稳健增长和通胀上升的预测。
  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零售销售创四个月来最大增幅,这表明消费者支出仍保持坚挺。尽管制造业产出下降,但8月份的两个地区联储指数高于预期。
  “由于全球经济放缓所带来的下行风险,谨慎的风险管理将主张9月份降息,”穆迪分析公司的货币政策研究负责人Ryan Sweet表示,“最新数据可能会影响他们在9月份是降息50个基点还是25个基点。目前的数据支持降息25个基点。”
  当鲍威尔8月23日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年度中央银行家聚会上发表演讲时,可能会暗示他的想法。根据美联储更新的公开日程安排,他的演讲主题是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
  根据联邦基金期货合约的定价,投资者已经完全消化当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于9月17日至18日召开会议时降息25个基点的预期。上个月,FOMC实施了十多年来首次降息。鲍威尔称此举是“周期中的调整”,而不是一长串降息的开始。
  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 10年期跌至三年低点
  投资者纷纷涌向美国政府债券,导致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有史以来首次跌破2%,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1.5%以下,为三年低点。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点左右,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1.500%以下的三年低点,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944%,此前曾首次跌至1.941%。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486%。
  在美国长期债券收益率出现历史性下跌前不久,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破2年期美债收益率。美债收益率曲线这一关键部分的反转一直是经济衰退的可靠指标。
  Sevens Report的汤姆-艾赛(Tom Essaye)写道,“收益率曲线反转,在债券市场造成了暂时的‘堆积效应’。我们完全没有看到我们希望从美联储得到的。我们曾希望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10年期与2年期美国国债之间的息差扩大。与之完全相反的情况发生了,目前汇市和债市不再对美国经济和风险资产发出‘谨慎’(caution)信号,而是发出了响亮的‘警告’(warning)信号。”
  特朗普众叛亲离?白宫内部只有一个人和他意见一致
  美国政府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是白宫里仅有的两个将经济放缓归咎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人。
  此前特朗普一直在严厉批评鲍威尔,但最近几天他把这位美联储主席称为“愚蠢无能的杰伊·鲍威尔”,使得批评更加尖锐。特朗普曾表示,如果美联储不提高利率,不收紧货币政策,美国经济将会强劲得多。
  但两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白宫内部的主要观点是,加息并非美国经济问题的主要根源。相反,他们认为,是特朗普在全世界范围内挑起的争端阻碍了经济增长。
  尽管如此,他们预计特朗普不会对鲍威尔的批评有所收敛。
  除了抱怨利率高于美联储的许多全球同行,特朗普还抱怨“量化紧缩”,即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债券的减少。美联储于8月1日结束了这一过程。
  贫富差距扩大 美企业CEO薪酬平均为普通员工的278倍
  据关注中低收入劳动者的左倾非营利机构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最新研究报告,美国大型企业首席执行官与普通员工的薪酬比率已经飙升。?
  研究表明,美国大型企业CEO的薪酬过高,平均薪资约为公司普通员工的278倍,且差距还在持续扩大。此前,在1989年CEO和员工薪酬差距比例为58比1,在1965年为20比1。?
  一位经济学家补充说,美国的财富集中度自1929年以来从未达到如此之高,1929年美国刚刚陷入经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
  此外,研究报告还指出,在2017年和2018年间,美国前350名企业的CEO,若连同其股票和期权在内,平均一年薪酬为1720万美元,而在这些行业工作的员工平均年薪为64500美元。虽然CEO薪酬中股票及期权奖励平均占750万美元,大约占最终所得的三分之二。?
  总的来说,从1978年到2018年,企业CEO的薪酬增长了1008%,而普通员工的薪酬仅微幅增长了12%。郭明煜

Author: admin